XX

徘徊与两极之间,摇摆不定,失真,失格,失我。

【双黑太中】暑假当然是用来补课啊

  • 大概算是交的党费吧。

  • 第一次献给我永远爱着的双黑(*^▽^*)

  • 是一个没啥文笔的学院PA,ooc预警,流水账注意,字数6000+

  • 给我亲爱的窗户姐 @格子窗 我永远爱她(づ ̄3 ̄)づ╭❤~

  • 第一次写同人文,还请多多指教,如果喜欢就请用小红心和小蓝手告诉我吧~

  • √可以的话↓↓↓




关于起床

      “呼......”明明应该是有初升的红日带给还残留有夜的痕迹的青色天空每日份的最初的温暖,却因为季节的原因平添了一份燥热的早晨,从某一间宿舍中转出了只要是一个正常人都想在这样一个慵懒的夏日早晨发出的声音。金色的阳光静悄悄的钻入了某一扇窗户,洒在了这个房间里唯一的“活物”身上。或者说得更确切一些,是一大团看似“活物”的,在微微上下起伏并发出平稳的呼吸声的,被子上。用人话来说,大概就是这所高中的某一个在这样的夏日早晨在宿舍里其中一张床上睡的正香的普通学生吧。

  “砰!”宿舍的门发出这样的惨叫声,明显是被某人狠狠拍到墙上才会发出的动静。空气中漂浮着的细小的灰尘被搅动起来,更清晰的映出了这样一个“美好”的早晨的阳光。来者显然就是这间标准二人宿舍的第二个房客,属于他的床铺整齐得与另一边形成了鲜明对比。“太宰!你还要睡到什么时候?!!”看到还裹着被子的某大型垃圾,来者忍无可忍的怒吼还是一如往常的充当了闹钟。那团被子动了动,终于露出了一头蓬松凌乱的黑发,以及刚睡醒的迷迷糊糊的脸。“啊呀,是中也吗?……现在才几点啊,让我再睡一会儿啦Zzzz”名为太宰的学生翻了个身,准备继续睡个美妙的回笼觉。“你这懒鬼,睁大你的眼睛看看,现在已经7点了!你还想再迟到吗?!!!”,中也使劲把真正的闹钟砸向了太宰,“快点给我起来,马上就要上课了!可恶,为什么我非要回来叫你这个懒虫啊?!”“这就是中也为什么这么矮的原因啊,太操心可是会秃头的哦~”“你这混蛋说谁矮啊!!!”

  于是,一如既往地忙碌的早晨。


关于阳光

  “所以说中也真是的,明明离上课还有半个小时嘛,这么早去教室干嘛啦。”(在中也的鞭策下)用10分钟把自己收拾得可以出门的太宰还在向自己的室友抱怨着。“你这混蛋难道忘了昨天是因为谁嚷着宿舍到教室只有10分钟路程非要七点半起床结果害的我还陪着你迟到了10分钟吗?!!!”中也头上已经冒出了小十字,为自己这明明已经是高中生了还跟小孩子一样需要人叫才起得来的不省心室友。他们现在正走在被夏日阳光所眷顾的通往教室的走廊上,校园里随处可见跟他们一样向教室走去的两三人影。早上七点多的阳光不像中午那么刺眼,但还是能让人感受到热意的温度。太宰走在自己小室友的身边,但对早起的不满让他刻意落后了一步,想尽可能的拖延到达教室的时间。此刻他的视线正漫无目的的随处飘荡,飘荡着飘荡着就落到了中也的发间。其实从光谱的角度来讲阳光在人看来应该是无色的,可是中也的发色总是让他无端的联想到阳光这样的词。那是温暖的暖橘色,在阳光的照耀下,就像是……枫糖浆?或是太阳?反正是什么能让人觉得暖暖的东西吧。太宰想着,随后又自嘲般得笑了笑:在这样的夏日里,最不需要的大概就是“温暖”了,在这样的夏日需要的是能让人觉得“凉爽”的东西才对,能让人瞬间打个舒服的寒颤最好了。所以小矮子还真是没用……这么想的太宰却在中也转头的那一瞬间跌入了一片冰冷中。仿佛是大海或是天空的颜色全都浓缩了一双眼瞳中,那是中也的眼睛,是冰蓝色的呢,不管是嫌弃地抛一个不屑的眼神,还是愤怒地甩一个凌厉的眼刀,那双眼眸的颜色一定是能让任何人都为之惊叹的美丽。

  有点好看呢。太宰这样想到。随即他便如愿以偿地打了一个寒颤:咦,奇怪,我竟然会觉得那个小矮人好看?不对不对,一定是昨天晚上吃的的蟹肉罐头过期了才导致我出现了这样荒唐的幻觉,绝对不是因为他的眼睛真的很好看,绝对不是!

  “喂太宰,你在看什么?”被盯着看好一会儿的中也有点疑惑地看着太宰这次又发什么疯。

  “哦没看什么,就是中也脸上有一块脏东西哦,不爱干净的蛞蝓。”太宰及时的回过神,成功在中也恼羞成怒之前收回视线。

  “什么,哪儿啊?”中也成功被转移注意力并摸了摸自己干净无比的脸。

  “哦,看错了,是阴影而已。”太宰露出了成功转移话题的计划通笑容。

  “啊这样啊,”中也收手,握拳,举臂,出拳,正中太宰的腹部,“那你刚刚叫谁蛞蝓啊你这浑身螃蟹味的混蛋青花鱼!!!”

  “唔噗——?啊啊很痛啊、中也、我、还没吃早饭……”太宰虚弱的捂住肚子朝中也的方向倒过去。

  “我去你快给我起来啊,我管你吃没吃早饭快迟到了啊混蛋!”

   阳光照射在走廊上,是万物都茁壮生长的一天呢~


关于上课

  最终他们还是准时到达了教室,这让太宰十分不满,可喜可贺。他和中也的座位在靠窗的倒数第二排,他坐在窗边,拖着下巴看着窗外。这也是没办法的事,中也认真听课的样子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耀眼了,而黑板上的内容也太无趣,所以只好看着窗外渐渐升温的校园发呆。至于他们为什么会在本该是暑假的时间里坐在学校还要像平常一样上课,大概是什么类似于“两位校长一致认为他们这一届太皮了需要加强管教所以暑假也来补课顺便提高一下成绩吧”的扯淡理由吧。

但是这不完全是扯淡吗?他们这一届也不是特别皮,大概就像是某酷爱柠檬与科学的同学用自己制作的炸弹把宿舍区的男厕所炸穿了一个洞;某热爱医学的女同学曾尝试解剖同学未果;某自称名侦探的同学在两位校长第一次露脸的时候便爆出其中一位是萝莉控的可耻事实;以及某小矮子在他们晚上偷喝啤酒的时候毫无征兆地发酒疯,除了在自己的宿舍砸场子以外,还用一口唱摇滚的好嗓子硬是大半夜的吵醒了整栋楼的人……这种程度的皮而已啦。至于太宰治他自己?还好还好,也就是时不时自个杀上个吊,吓吓无辜的老师和同学而已,反正每次都会被某矮子及时赶到救回来。导致现在同学或老师们在推门进入教室或是办公室看到房间中央有一具人体挂在空中时,都直接淡定的拨打中也的电话或叫人去叫中原中也来救人了。所以太宰他真的不皮,真的。

  “太宰治同学,请你来回答一下这道题的解题方法及思路。”这时,正发呆的太宰突然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他站了起来,正准备随便撇几眼黑板上的题然后干脆利落地给出正确答案时,旁边的中也却用手肘轻轻碰了碰他,然后课桌上便推过来一张小纸条,不用说,上面一定是这道题的答案和思路,末尾处大概还有一句龙飞凤舞的“给我好好听课混蛋!”于是太宰从善如流的念出了纸条上的答案,顺利地获得了坐下的许可。坐下之后他按住了中也准备收回去的纸条,在他略显惊讶的目光下拿起笔,刷刷地写起来。写完后他将纸条推过去,中也接过来一看,上书“啊中也真是好人呢,难道已经忘记了上次我给你传答案却是错的还害你被老师罚站的事了吗?蛞蝓的记忆力真是让人不敢恭维呢~”后面竟然还画上了一个欠揍的笑脸!很好,这下子中原中也不炸就不叫中原中也了。但是现在是上课时间,作为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学生,这个时候要忍住!不能上了太宰那家伙的当!于是,新一轮的吵嘴就这样愉快地在纸条上无声地展开了,甚至他们还有空将其演变的图文并茂。

  在那张草稿纸已经变得面目全非了之后,太宰努力辨认着最新的一句属于中也的字迹。一边辨认,一边还偷偷往中也那边瞄。就算脑海中正思考着下一句要如何回击,中也仍然专注于听讲抄笔记,蓝眼睛里闪烁着认真的光,以及一点点对自家室友的愤怒。从窗外照进来的阳光给他镀上了一道金边似的。这个时候不得不说中原中也的相貌是顶级的好看,高挺的鼻梁,虽然是偏娃娃脸,但拜那一双冰蓝色的眸和上挑的眼角所赐,偏偏带出了一种如刀锋一般凌厉的气质。当太宰治发现自己竟然又不知不觉中看呆了的时候,他更惊讶得发现自己竟然无意识地在纸上写下了“喜欢”的字样。天哪,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了?终于,太宰在这一次次的不对劲中开始认真的检讨自己:喜欢?喜欢谁?不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很明显自己无意间写下的“喜欢”的对象是那个小矮子。但是为什么呢?为什么会喜欢他?大概是因为他长得好看?虽然没有我好看就是了……不等等,我以前怎么不知道自己这么看重颜值?

  在无尽的混乱与自我检讨中,这节奇奇怪怪的课就这样过去了。


关于课间

  中也收拾了一下自己摆满课本和笔记的桌子,从包里掏出一个早上去便利店买的面包,扔到了自己混蛋室友的桌子上:“喂太宰,你的早饭。”然后接着收拾自己的东西。可神奇的是,他竟然没有听到太宰一边拆包装袋一边发出类似“啊中也你太好了竟然给我带早饭”的噪音。中也疑惑地朝太宰那边望去,这不望不要紧,望了之后才发现太宰这家伙现在正用一种很糟糕的表情看着被扔到桌上的面包。怎么个糟糕法呢?大概就是那种看到什么不可思议但又有点想要又有点纠结的东西时的复杂表情吧。还没等中也出声询问,太宰就像是有所预料一般转过头来,然后带着惯常哄小女生时的微笑对他说了声“谢谢”。

  世界好像安静了几秒。几秒钟之后,中也小声的回了一句“不用谢”之后又转头去做自己的事。这样太宰就不会知道刚刚自己竟然觉得那该死的混蛋有点好看。逆光的少年有着一张迷倒少女无数的脸,一双桃花眼以及略显病态的苍白皮肤,当那鸢色的眸子弯出一个弧度,嘴角扬着一抹笑容说“谢谢”时,心脏好像漏跳了一拍似的。这太奇怪了。中原中也这样想着。

  太宰边撕开面包的包装袋,边瞥了一眼中也透红的耳朵,嘴角向上的弧度更大了些。


关于难题

  “那个,中原同学你好,不知道可不可以问一道题呢?”突然,旁边响起了一个声音。是同班的中岛敦同学,他手上正拿着一道物理压轴题,来问最有望解答的人——物理课代表中原中也。十分正常也十分合理。“哦好啊,是这一道吗?”我们助人为乐的中也同学十分乐于助人得接过那道题思考起来。而我们十分腹黑的太宰同学不怀好意的对中岛敦说:“呐,敦君啊,你竟然敢来找中也问物理题啊?”“嗯嗯,对呀……咦?”我们纯洁可爱的中岛同学发出疑惑的声音。“你难道不知道这个小矮子其实很笨吗?”“咦咦?可中原同学不是……”“阿拉阿拉,那不一样啦,比如说你看现在已经过去了一分钟了哦,而那道题中也却还没有做出来,这可实在是太慢了吧。”“可、可是,那道题是……”我们中岛敦同学有良心的想提醒太宰这是一道难度不小的压轴题。而良心被狗吃了的太宰治同学不怀好意地靠近了正低头做沉思状的中也,一只手就那么绕过了中也的肩膀,握住了中也的手和他手中的笔,不管中也的极力反抗,就着这个姿势写起了那道题。而因为身高差的缘故,中也就这样毫无防备的被太宰拥在了怀里。同样因为身高差的缘故,中也甚至能感觉到太宰距离他头顶近在咫尺的呼吸。又因为这个别扭的姿势,导致太宰几乎半个身子都放在了自己身上。中也极力克制着把背上人掀翻的冲动,涨红着脸看着那些出自于他和太宰之手的公式和数字。

漫长的一分钟后,这道题解完了。太宰潇洒地抽出纸交还给已经僵立在一旁的中岛敦并拍了拍他的肩膀鼓励道:“呐,做完了哦少年,带着你的题前进吧!”中岛敦如同梦游般拿着自己的纸回到了自己的座位,深刻感觉自己好像被强行喂了狗粮。旁边的芥川龙之介看到他这样,拿起题看了看,然后一脸淡定的对敦说:“这种题你以后可以问我。”“啊这样,好吧……”在我去找中原同学之前,你说一声会死吗?

  镜头转回太宰和中也这边。等中岛敦一走,中也就放下了在其他同学面前的形象工程,活动了一下筋骨,准备开始揍宰。“诶中也你等等等等——”“没什么好等的,你刚刚说谁矮啊,说谁笨啊?!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打成智障啊?!”“不不你听我说,我也是为你好,那道题一看你就做不出来,我这是维护你面子的同时也教了你那题怎么做啊,中也你不能恩将仇报!”“谁说我做不出来?!倒是你,奇奇怪怪的突然靠过来是几个意思啊?!!!”“啊那个么,就是想近距离观察一下蛞蝓的身高而已,没什么别的意思。”“你说什么?!!!”

   中也今天课间打死太宰了吗?


关于操场

  血红色的夕阳,红褐色的塑胶跑道,灰绿色的人造草坪,放学铃的声音还萦绕上空。忙碌而平凡的一天就随着这些东西迎来尾声。从远处的住宅区飘来饭菜的香味,对于住校生而言只不过是从学校食堂出来后散步回宿舍楼时的一小味调剂而已。太宰和中也走在回宿舍的路上。其实他们不是除彼此之外就没有可以一起走的伙伴,只不过是住同一个宿舍在同一个班级,所以索性为了方便就上学放学都一起罢了。偶尔有好奇的同学问你们俩关系怎么这么好啊对对方的看法是什么啊这种无聊的问题,他们的回答也是一致的“嘁”,一个表示我并不屑与和某青花鱼混蛋同流合污,另一个表示我才不想和身高堪忧的软体生物混为一谈。这明显也不能说明他们是朋友,因为从日常来看,说他们是仇人还差不多。但是,谁知道呢,也许神把他们分到一块儿不是一个无意的错误,而是有意这么做的呢。只是目前,这个“有意”还不是那么明显罢了。

  一路上,两人难得的沉默着,没有吵架也没有斗嘴,太宰没有主动作死,中也没有拳脚相加。这样的沉默在两人之间实在是很少见,所以他们谁都没有急着打破它。两人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好像谁先说话谁的拼命藏起不想让对方看见的心事就会暴露出来一样。

  但是沉默存在的意义就是被打破,所以两人中总要有一人要率先打破这沉默。太宰先开口了:“中也,我……”“闭嘴。”却被立马打断。于是这沉默便异常地保持了下去,似乎有什么正被这沉默悄悄滋养着,是什么呢?

  操场的夕阳红得像火,像砰砰跳动的鲜活心脏,像有情郎送给爱人的玫瑰。


关于晚安

  太宰治和中原中也之间一直有一个不成文的传统,每天晚上不管其他的事搞到多晚,到了该睡觉的时候,他们就会躺到各自的床上,看看书或是玩玩手机,总之是度过一段较为安静的时间后,总会有一个人先睡下。通常是用“我先睡了”或是“蛞蝓再不睡的话会变得更矮哦”这样的话来充当“晚安”的。从来没有出现过两个人一起关灯睡觉的时候。因为两个人同时关灯意味着要面对在黑暗中两个人却还都醒着的尴尬情况,何况他们根本没有想向对方倾诉或是谈心的欲望,所以就更不存在什么夜谈会了。

  只是,中也不知道的是,如果是太宰先睡下的话,那他一定是在装睡。或者说是因为太宰的睡眠太浅,中也睡下时的动静把他又吵醒了的原因,总之这样来看的话,不管怎样都是太宰在中也睡着后才睡的。而某一次中也先睡下后,太宰看着那张睡着了竟然还透出些许温和的脸,橘色的碎发稍乱地披在肩上,那双冰蓝色的眼睛闭了起来,长长的睫毛还在微微颤动。太宰看着中也,突然就产生了一种吻上去试试的想法。在大脑对这个想法的好坏做出判断之前,他的身体却已经付诸实践了。轻手轻脚地爬下床,轻手轻脚地走到中也床前,慢慢地俯下身,屏住呼吸,对准那两片柔软轻轻地吻下去,小心地控制力道不吵醒中也,然后重复之前的动作回到自己的床上,再安心的坠入梦乡。第二天晚上他没忍住又尝试了一次,确定真的不会吵醒中也后,便放心大胆地将这一秘密活动作为了一个隐藏在传统中的传统。

  只是,太宰不知道的是,在他们偷喝啤酒的那天晚上,在中也发酒疯的那天晚上,在他好不容易吧宿舍收拾得可以睡觉了之后,已经烂醉的中也躺在床上,似乎已经睡着了似的轻轻呢喃着什么。太宰当时没想太多,只是疲倦使他的警惕性降低,他如往常一样轻轻地吻了一下中也后就躺在床上睡着了。殊不知那天的中也其实还有一部分的意识没有沉睡。虽然是醉酒的状态,但是第二天早上起来后还是凭借着零碎的片段以及小动物般的直觉猜出来了什么。只是那个答案太过不可思议,所以下意识的被他否定了而已。忽略那个不可能的可能性,他还是那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中原中也。每天的任务就是打宰和揍宰,假装没有那些不太可能存在的感情。   

  晚安,好梦。明早起来又会迎来一样的夏日呢(笑


                                      分割线                                                         

小透明的碎碎念时间:

大家好,这里是第一次发文的糕糕。在这里再次艾特我的窗户姐 @格子窗 你是我写文的动力之一,很高兴认识你。其次这篇文的想法就是想写出我想象中双黑在普普通通的校园里普普通通地互相暗恋的故事,不需要考虑太多,就【像个普通人那样】,做一些在原作里不会也不可能做到的事。让他们也能拥有简单的幸福,就这样。

能让喜欢的角色,永远活在自己笔下的世界里,永远活在所有看到这些故事的人心中,是一件很幸福的事,不是吗(笑


第一次之一些杂谈

  •       因为是第一次不是仅自己可见的文章,所以还是先自创一个tag保险一些  

  •       顺便征求一下有8月18和19号一起去CWT-K27台湾高雄场的同好吗~(打这种自创tag怎么会有人看到嘛)

  •       我永远爱文野!!!!【暴风哭泣】 

  •       如果有不小心看到的朋友(不过大概一定是不会有的),本tag中皆为个人观点及言论,如若引起您的不适,那么请及时退出以免造成严重心理伤害。并且所有文字绝对原创。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   如果是不小心看到的文野同好,欢迎交朋友(目前正十分渴望一个可以一起交流文野话题的朋友,大概是因为班上没有其他人看这部番吧)(请勾搭我


  首先先表达一下自己对即将到来的台湾CWT同人志贩售会的强烈期待:  【清嗓子】 啊啊啊啊这是真的吗?!!!身为一个大陆人加马上就要成为初三狗的苦逼学生来说这真是太棒啦啊啊啊啊啊!!!!!虽然因为时间原因赶不上台大场但是高雄场也有我喜欢的角色的同人的摊位啊啊啊啊!!!!!感谢努力产粮的太太们让像我这种底层的小透明们能够看到自己喜欢的角色在官方之外的地方生动地活着啊啊啊啊!!!!能为了自己喜欢的角色不远千里地去参加这种贩售会真的是好幸福啊啊啊!!!!!!我一定会努力把作业先写完的呜呜呜!!!

  其次是,作为一个正处于迷茫期但又有一点对未来小小的期待的中二毕业生,能在这个年纪喜欢上二次元文化真的是很辛运很满足了。不用管周围的同学们是否从小学开始就是各种动漫的粉,就算到现在为止只看过一部番,但让它同时作为我的入圈番和最喜欢的番不是也很幸福吗?因为是第一部也是唯一的一部,所以会更加用心的去爱它不是吗~笑~

  (因为啊,我在这部番里找到了我的信仰啊。)(至于是哪一部。。。)

  还有就是,我想,我能否自己尝试一下呢?画画是这辈子都不可能了,但是如果只是文章的话,我想,只要我有足够的时间,还是可以去尝试一下的。。。吧?是吗?但是,在我有足够的功力和时间之前,还是就发在这个我自创的tag里让我自己羞愧一下好了。毕竟,既然是有被我自己称作“信仰”的东西的人了,那么为了自己的信仰做些力所能及的事也是应该的吧?

  虽然tag里写的是主文野,但有一些别的东西,我也想把它们用字符打出来保存呢。这也是电子产品跟纸质书比起来的唯一优点了吧——保存时间长。如果有一天能被“他们”看见就好了。

  第一次写,有不好的地方。。。也还是我自己看呵呵<(* ̄▽ ̄*)/